牛人|王洋:雨林越野,碾过四驱与绞盘“坟墓”的狠人



最“疯”的越野人怎么玩儿?

驾驶重度改装车
穿越1.3亿年的原始热带雨林
回归原始野性的征服现场


瀑布、沼泽、毒虫、垂直陡坡……
发动机疯狂咆哮
机械绞盘用力收紧
这就是雨林越野


王洋是雨林越野的玩家
汽车运动国家一级裁判
国际大型雨林越野赛事组织者
带领中国女性冲进RFC赛场夺得奖杯

他希望能够带领更多热爱雨林越野的伙伴
进入最虐最狂野的国际赛场
夺得属于他们的荣耀



01

钢铁小怪兽 VS 1.3亿年雨林

四驱车与绞盘的“坟墓”你怕了吗


始热带雨林里危机四伏,不时传来野象的刺耳咆哮声,毒虫四处游走觅食,沼泽泥潭腻如黄油。
惊悚探险电影的故事发生地不过如此,普通的硬派越野车面对此等路况难免畏手畏脚。然而,这里却是钢铁小怪兽的炫技天堂。
雨林越野有多难,就有多刺激!
马来西亚国际雨林挑战赛(RFC)与达喀尔拉力赛齐名,赛道选在原始热带雨林,全程充满了不确定性。
除了遇到倒伏的树木和猛涨的河流,还可能遇到滚滚而来的巨石,这种不确定性,还包括今天从这段路顺利穿越,明天回来的时候路况就像一个人实施了变脸手术。
由于赛程浓缩了泥泞、陡坡、独木桥、绞盘牵引甚至车辆涉水浮渡,相比于达喀尔拉力赛的山地、沙漠狂奔,更能还原越野车的全地形使用场景。
参加过RFC的车手,称其为“炼狱”。
王洋对RFC的热爱,其实是一种纯粹的对生命张力的渴求。
“垂直的90度坡用手攀爬都很难,有很深的涉水、泥浆路段,车辆随时可能倒扣在水里,泥浆里需要盲开……”
比赛分序章、掠食者、终结者、暮光区四个篇章,有40~50个赛段。
在四驱车和绞盘的坟墓,开上赛道的都是勇士,走完全程的就是英雄。
“我们可以通过人车配合向大自然发起挑战,但是永远无法征服大自然。”
为了适应极端的雨林环境,赛车都经过了重度改装。
“雨林赛车的改装都十分夸张,为了减少阻力,连外壳都会去掉,轮胎胎纹则非常大,有倒立槽,抓地力很强,发动机排量甚至会改到6.0。
赛车也会配备力量巨大的前后机械绞盘,曾有赛车手的手被直接绞断,国内著名车手徐浪,就是因绞盘殒命。
这样的改装车往往被车手们称为“小怪兽”,车手与领航,从关上车门的那一刻起,就已经车人融为一体。


02

猛兽失去了獠牙?

带中国女车手喜提RFC奖杯


2019年,王洋作为领队,带着中国女车手解天燕进入RFC赛场,这场原始野性的汽车饕餮盛宴中第一次出现了中国女性的面孔。
马上30岁的解天燕,只是初涉雨林越野赛场,而其他参赛者,大多是混迹雨林越野多年的赛车老手。
“当时花了很多的心血和精力,让燕子在吉隆坡提前封闭训练了一个月,熟悉车辆的性能,包括前后PTO机械绞盘的使用,所有的单边刹的操控……”
比赛12天的激烈角逐,每一程都是未知。
涉水路段很多,有的,都不可称其为路。
解天燕穿过一条湍急的河流时,近三分之二的车身没入了水中,水流竟然冲松了档位,解天燕摸索着调整好档位冲了出去。
殊不知这只是前菜,她的车接下来在河水里被一张铁网缠住了,又绞到前轮上,一给油就灭火。
解天燕当时的压力很大。
“第一天赛车就遭遇这么严重的耗损,不知道能不能坚持到完赛,忽然有点想哭……”
赛车救出来后,失去了前绞盘,“猛兽失去了獠牙,被我开坏了。”
后面的赛程没有绞盘的辅助,冲上陡坡只能全靠车手的技术和经验了。
夜赛河谷赛段结束后,凌晨2点,解天燕与车队技师连夜修车。
12天炼狱般的煎熬,在失去所有机械绞盘的状态下,解天燕居然完成了所有赛段。
还喜获女子组季军的好成绩。
“特别刺激、惊险,感谢领队王洋给我这次挑战自我的机会。 RFC赛场的严酷,中国女车手的飒爽,解天燕算是可以作证了。
王洋感慨,“燕子经历了严苛的训练,所以才能在现场超越大多数经验颇丰的玩家。看着她完成了这个赛事,看着她和她的爱人穆杉伯男相拥在一起,我作为领队,真的是特别激动,前期的一切努力都值得了。”


03

越野之火

不是有辆越野车就算“越野人”


“只要是汽车越野相关的比赛,我都愿意参与。
除了RFC,王洋还以裁判的身份,参与了很多重量级赛事,他还担任过中国环塔(国际)拉力赛、中国越野拉力赛的裁判。
青年时期,王洋曾是国家级足球运动员,因为踢球受伤严重,他离开赛场,转而开始追逐儿时的“汽车梦”。
“每个男孩都有一个汽车梦!”就是这么纯粹。
从越野小白,他一路打怪升级,直到作为领队带车手参加RFC,王洋的成长经历没有童话联动,每一步都是脚踩大地。
1997年,他进入北京越野者俱乐部,那时候,他刚满18岁,仿佛一张白纸,开始了梦想的描绘。
“当时对FRC更多的是仰望,李智老师曾带着国产改装车去参赛,大家就一起讨论、学习,我们的本土改装车,跟马来西亚雨林的改装车,到底差在哪。“
满北京都是跑切诺基的时代,我开的也是切诺基,当时我年龄小,无论是经济实力还是越野实力,都不够,但心里也很想跟着越野前辈一起去征战。”
那时候他负责的是RFC中国参赛车队的准备工作,不能直接参与到FRC比赛现场,只能作壁上观。
“车手们载誉而归,李智老师带回来一件印有RFC Logo的T恤,我当时看到这件T恤,就莫名特别特别开心。有时,我还会托去RFC参赛的中国车手,帮忙带回赛季的杂志,宝贝一样珍藏起来。我的小小梦想,就是我什么时候能够真正切身参与RFC这个赛事,哪怕是以工作人员的身份也行。”
直到2016年,王洋才凭借七彩云南国际汽车拉力赛领队的身份,真正介入了RFC
王洋带领44台车组成的大车队,144位成员,自驾从中国云南的西双版纳磨憨口岸出境,经过老挝、泰国,而后到达马来西亚参赛。
中国接触雨林越野赛比较早的李智老师,给了王洋很多鼓励和帮助。
也是这个时候,王洋接触到了RFC的核心团队。包括RFC的创始人,RFC整个裁判团队,还有吉隆坡四驱越野车总会的余富华先生。
“他们给了我很多的支持和鼓励,他们团队非常开放与包容,只要你愿意来学习,我们是敞开怀抱的,没有任何的要求,你来就好了。也是从那时候起,我每年都去马来西亚,去系统地进行学习、接触、深入,参与举办RFC。”
然而看上去很美的热带雨林,真正在其中生活三个月,就会感到备受折磨。
40%的湿度,被蚂蟥、水蛭、毒蜘蛛各种虫子轮番毒打,两条腿全是伤。
如果不是出于热爱,无论如何不会坚持下来。
“RFC就是来自世界各地热爱雨林运动的朋友们,举办的一个大party,一个大聚会,也可以理解为,一群志同道合的人,在一起愉快地玩泥巴。”
2018年李智老师重返RFC赛场,把珍藏多年的RFC Logo的T恤送给王洋,让人不免感慨,越野人精神薪火相传。
除了RFC赛事的举办,王洋也在做参赛选手的培训,他开办的马来西亚驾控训练营,成为了更多热爱雨林越野者的引路人。


04

被丈母娘痛骂:

你是个野人!

就别再把我外孙女带成野人了!


王洋希望女儿能够继承他的“衣钵”,在女儿3岁半的时候,就带她去了RFC比赛现场。
他带女儿在雨林的溪边露营,给女儿在小河里洗澡,吃饭也是做最简单的,更别说从早到晚湿多少回衣服了。好在女儿适应能力很强,因为年纪小,人也懵懂没有害怕意识。
只不过,王洋的育儿方式被丈母娘知道后,遭到丈母娘痛骂:
你是个野人,就别再把我外孙女带成野人了!
女儿现在的胆子比较大,会跟着著名车手孙强(也是韩寒的领航)去练卡丁车,小小年纪就开始训练操控和应变的能力。
“当然了,虽然现在这么做了,但未来我没有权利要求她。毕竟这是我的爱好,不代表她的爱好。
从事汽车运动20多年,从18岁的小伙子一路到快50岁的大叔,越野带给王洋强大的支撑。
“人生难免经历挫折和打击,但我总有一口气提着,我觉得,这就是越野人的精神,让我可以不倒下不放弃。”
王洋希望未来在中国探险协会、中国汽车摩托车运动联合会等权威机构的指导下,及社会各界的关注与支持下,有更多的中国面孔出现在国际顶级雨林挑战赛的舞台上,让五星红旗高高飘扬在世界雨林神奇的土地。

上一篇 下一篇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