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人》Richard Wiese|11岁开启探险生涯的全球著名探险家俱乐部主席


生于探险世家

11岁登上坦桑尼亚的乞力马扎罗山

43岁当选探险家俱乐部(The Explorer Club)主席

成为该俱乐部有史以来最年轻的主席

他致力于推动最前沿的科技、学术研究  

关注未来探险领域的发展  

发掘人类的探索本能


首次受邀来到中国

与中国探险协会主席韩勃

就探险领域的发展及产业化

深入沟通交流

促进合作共赢


点击下方视频,收看本期精彩节目!


本期嘉宾:理查德·维斯(Richard Wiese),美国探险家 。2002 年他成为全球知名国际组织探险家俱乐部(The Explorers Club)第 44 任主席,是俱乐部有史以来最年轻的主席。著有 《天生探险家》 ——“后院”探险家是怎样炼成的。2012 年,他担任主持和执行制片人的纪录片《天生探险家》,引起了社会强烈反响 ,在2012至2016年间 ,多次获得艾美奖提名、最佳旅游类节目等奖项 。

嘉宾:大家好,我是理查德·威斯,探险家俱乐部的主席,PBS《天生探险家》的主持人。

主持人:请问您是第一次来中国吗?

嘉宾:这是我第一次来中国大陆,以前我去过香港。

主持人:就大陆而言,您对这里的城市印象如何?

嘉宾:我刚来这里没多久,不过今天早上我找机会出去逛了两个小时,北京的城市很干净,这让我印象深刻。我还去了一个公园,应该是叫阳光公园之类的名字,人们沐浴在自然环境下的样子令人心情愉悦。通过在散步中的所见,我开始逐渐架构起自己对北京的印象。

主持人:的确如此,那您有什么和职业相关的规划吗?

嘉宾:我的规划是关于我的一档美国电视节目《天生探险家》的,现在有170集,已经播出八年了。这个节目的主旨是向观众传达各国文化。我们通过展示各地的食物,舞蹈,艺术和自然景观,用这种超越语言的形式将各国文化之美传递给观众。很多对你们而言习以为常的文化,在我这个美国人看来却独具异国风情,十分吸引人。

主持人:我记得您的节目曾经获得过两次还是三次艾美奖?

嘉宾:是的,我们获得过两次艾美奖,被提名十四次;另外我们还获得过三十六次电视奖——我们获得过种种荣誉。在我看来,我们的节目之所以能够做好,是因为我们以人性化的角度来看待文化。以前,一位摩洛哥观众称赞了我的节目,在我看来,那是我能给这档节目争取来的最高的赞美。他说,看完我的节目以后,他为自己是一个摩洛哥人而感到自豪。

嘉宾:我们当然也拍摄了很多有关野生动物,自然以及探险的内容,但我认为最耐人寻味的还是关于人的故事。比如我在坦桑尼亚的乞力马扎罗山拍摄过,比起山脉本身,我觉得还是攀登它的人以及住在附近的山民更有故事。我开始做那集节目的时候很兴奋,因为我不是作为专家去带领团队,而是由当地人引领我走进他们的世界。

主持人:可以说乞力马扎罗山对您而言是一个很重要的地方?

嘉宾:没错,1971年我父亲带我去了乞力马扎罗,那时候我十一岁。从那以后,我先后十四次攀登了乞力马扎罗。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去那么多次。总而言之,我喜欢这座山,喜欢那里靠山为生的人们。我还和当地的几个导游与门房成为了朋友。另外,我也喜欢带着没去过乞力马扎罗的人游览那里,我还希望有一天能让自己的孩子去见证那里的美。

主持人:您十一岁攀登乞力马扎罗山的时候是什么感觉呢?

嘉宾:当我看着十一岁的孩子时,我有个十一岁的女儿和两个九岁的儿子,我产生了和当年我父亲一样的想法——这个年龄的孩子爬乞力马扎罗山还是太早了。想在十一岁的时候爬上这座山,真的很需要激励自己。也许每代人都会这么说,但是我确实觉得现在的孩子比我们那代人小时候更柔弱一些。比起爬山,他们更喜欢玩平板电脑和看电视,而我小时候更喜欢出去探险。

主持人:您的父亲也是一位破纪录的探险家,那么十一岁的时候,您是否想到过自己将来也会成为一名探险家?

嘉宾:并没有,其实今天是我父亲第一次单人飞越太平洋的六十周年纪念日。在成长的过程中,我会和父亲一起旅行,做一些事情,甚至是进行高难度的探险。但我并没有想到以后自己也会是一个探险家,因为这些活动对于当时的我来说就是日常。比如说,当飓风来临——它和台风差不多,别人都会逃走,而我们会到海边去看飓风。所以这些对我来说都是稀松平常的。后来我成为了探险家俱乐部的主席,这是我以前做梦也没想到过的。我也很惊讶自己还能接触到世界上最具传奇色彩的探险家们,比如第一个进行月球漫步的人,第一个攀登珠峰的人,抑或是到达过海洋最深处的人。

主持人:据了解,您曾经担任过两次探险家俱乐部的主席?

嘉宾:是的,我曾在2002到2006年担任过主席,那时候我是探险家俱乐部有史以来最年轻的主席。由于种种原因,我没想到之后自己还会担任这个职务。但是去年我再次受邀成为主席。再度出任主席既是机遇也是挑战。平时我能够遇到的人都是行业中的大家,这一点真的很棒,我十分敬畏他们。这就是我这份工作最令人开心的一方面,我可以遇到很多卓越的同行,其中有些人是享誉世界的探险家。

主持人:您能多跟我们谈谈探险家俱乐部吗?

嘉宾:好的。探险家俱乐部创始于1904年,建立者的初衷是成为当时首批抵达北极的探险家的一群人。115年之后的今天,这个组织已经成为了一个俱乐部。而它的成员既有第一批到北极的人,也有首批到达南极的人。此外,还有第一次登上珠峰和第一次到达大海最深处的人。更有甚者是首次登月的人。去年三月,在我们的年度餐会上,我问台下的观众,你们有谁到过北极,大约二百五十人举起了手;当我问到有谁去过南极,二百人左右举了手;而我询问有谁登上过珠峰,二十四个人举了手;我又问谁到过马里亚纳海沟,这次只有两个人举了手;之后,我又问谁去过外太空,四十多人举了手;谁去过月球呢,我再次发问,这回有六个人举手。杰夫贝佐斯(亚马逊总裁)和埃隆马斯克(特斯拉总裁)都是我们俱乐部的成员。

主持人:两次担任探险家俱乐部的主席,这件事会改变您对于世界探索以及探险的初衷吗?

嘉宾:我认识很多热爱冒险的人,有的喜欢划独木舟,有的热衷于航海或者登山。我觉得这都是很棒的爱好。随着人们越来越多的游览世界,他们就能感受到更多优秀的文化。我们越能成为一个全球社会,彼此之间的差异就会越来越小。我还认为,只要人们能走进自然,到户外看一看,他们对于环境问题的看法就会和之前有所不同。因此,我希望人们能去接触自然,以不同角度看待世界。你可以随便挑一个夜晚,抬头看看月亮,去思考,去研究它。诸如此类的事情能够拓宽人们的知识面,让他们变得更加风趣渊博。我尊敬那些勇于探险,探索,并且为推动科学发展做出贡献的人。大家总是问我去过多少个国家,说实话我自己也不知道,我从没细数过。不过我还记得过去的七年里我们都去了哪拍摄。我们去过智利,伯利兹,墨西哥,加拿大,美国,冰岛,苏格兰,英国,塞浦路斯,印度尼西亚,土耳其,摩洛哥,坦桑尼亚,乌干达,博茨瓦纳,澳大利亚,我可能还少数了几个国家,不过那都是最近几年去的了。

主持人:显然,去过多少国家这个具体数字并不重要。

嘉宾:没错。就好比我想在中国拍摄,那么对我而言,我更愿意和本地农民一起坐下来聊聊,或者和他的家人一起用餐,去观察他们的生活。还有,我从小就喜欢看大熊猫,还读过大熊猫保护的相关书籍,但是我从没有看到过野生的。我真想看到野外环境中的熊猫。所以我恨不得一直在中国进行拍摄,哪怕能在拍摄的过程中见到几只都好。

主持人:您作为探险家俱乐部的主席,有没有考虑过在中国的探险市场中发展,或者是看到中国市场的潜能呢?

嘉宾:我在你们的科技发展和环保方面看到了潜能,但是我并没有把它看作市场。因为我认为探索的方式是多姿多彩的,它可以是白色的,蓝色的,绿色的,黄色的,也可以是红色的。我们拥有的伙伴越多,世界的发展也就更加能得到推动。所以,作为探险家俱乐部的主席,我计划扩大俱乐部的成员数目。现在我们的成员主要是欧美国家的人,我希望能有更多非洲和亚洲的朋友加入我们,这就是我现阶段的目标。而就个人的愿望来讲,我则是想向人们宣传普及户外相关的知识以及各国文化。

主持人:这是您处于个人兴趣而产生的想法,还是作为探险家俱乐部成员想要做出这样的贡献?

嘉宾:我认为对于文化和水土的保护是任何探索工作的前提与核心。我还提到了文化,这是因为现今世界上大约有六千种语言,其中三千种已经面临失传。每当一种语言失传,我们就等于失去了几千年的知识传承。不论是雨林中土著的语言,还是中国某个省的方言,皆是如此。语言就像人类文明的历史书,所以我认为保护文明和保护环境一样重要。我们不应该单单用是否富有来定义人成功与否,更要看你是不是生活在安全和平,同时又不脱离自然的世界里。

主持人:我记得我曾经读到过,因纽特人有很多个词汇可以用来形容天气,光是雪就有很多种描述方式;而亚马逊人则是能仅仅通过看蘑菇的外观就判断出它们是否可以食用。

嘉宾:你提到了因纽特人,很有意思的是我们曾经去爱斯基摩拍摄过北极熊。那时我觉得比起北极熊的故事,我更了解因纽特人的事情。因为通常新闻里提到因纽特人的时候,都会说到他们有酗酒,滥用毒品,自杀率高以及有交通方面的问题。但当我与他们相处的时候,我发现因纽特人有着强大的精神信仰,他们与这片土地和谐共生。另外,因纽特人中有很多优秀的猎手,由于职业原因,他们比很多生物学家都更了解北极熊的习性。所以,如果你觉得你从他们那里什么也学不到,那你就错了。

主持人:因纽特人应该会有一些特别的食物让他们能够保持摄入维他命,比如一些发酵食物?

嘉宾:是的,我吃过这样的食物。虽然我会吃,但说实话我并不喜欢那种味道。我们在拍摄期间做了一件很糟糕的事情,那就是给他们的饮食中引入了糖。因为因纽特人的传统饮食体系中是没有糖的。结果就是,他们现在面临着肥胖问题。但他们还有解决肥胖问题的余地,因纽特人本来是游牧民族,只是现在被迫住在村庄里,所以他们正在努力进行过渡和适应。即便如此,当我与因纽特人,尤其是他们的猎人交谈时,我依旧能够获得丰富的知识。

主持人:说到食物,您还要在中国待上一阵子,您有什么想尝试的美食的吗?

嘉宾:我特别喜欢中国食物,也经常听别人说起这些。你们的省份众多,烹饪方法也各有不同。我在美国也吃过中国菜,但尝起来更像是本土化了的改良中餐。对我来说,感受不同文化的时候,最大的乐趣就在于品尝当地的美食。我真的很喜欢尝试不同国家和地区的食物。昨天别人邀请我吃晚餐,我觉得他们都得推着我出餐厅,因为我吃了太多东西。我感觉在中国,食物和爱意是对等的。这里传统意义上的款待好像就是只要你还可以吃下,请客的人就会一直给你夹菜。所以我只好连说“多谢,我已经吃饱了”。但是能品尝到中国料理我确实很激动。

主持人:在您探险和拍摄的过程中,有没有哪种食物让您印象深刻,念念不忘?好吃的和不好吃的都可以。

嘉宾:我吃过最难吃的食物是发酵鲨鱼肉,这是冰岛的一道美食。想象一下,假如你去钓鱼,之后把鱼饵忘在篮子里几个星期,发酵鲨鱼肉大概就是那个味道,太可怕了。这道菜吃的时候是需要佐以啤酒的,味道真的很糟糕,但是那时我只能礼貌地表示我还挺喜欢吃的。

主持人:我记得在TedX演讲中,你曾经提到过,你理想中的谈话模式是和当地人围坐在篝火旁聊天。

嘉宾:现在我们坐在演播室里谈话,但是在很久以前,演播室和幻灯片都还没有出现的时候,大家都坐在篝火旁交流。但是当人们不再穴居或者住在树上,就总是会有人说,你们肯定不知道越过那座山之后的风景是什么样的。我的意思是,人类繁衍的速度真的很快。我感到“去旅行,去看看世界”的想法以及好奇心是根深蒂固的烙印在我们的基因和文化里的,这是人类的本能。

▲上下滑动查看完整采访内容


探险人生奇遇记


出生于探险世家的理查德·维斯(Richard Wiese)现在是全球知名国际组织探险家俱乐部(The Explorers Club)的主席,他是被自己的父亲——曾独自驾驶飞机飞跃太平洋,成为该项目的世界第一人的老理查德·维斯引入这个《夺宝奇兵》似的世界的。


WechatIMG14.jpeg


幼年时的理查德·维斯(Richard Wiese)站在康涅狄格州自家门前的草坪上,看着积云和飞机飞过后留下的尾迹,就心里暗自许愿希望自己也能像父亲一样充满冒险精神,做一个真正的探险家。


     探险家俱乐部(The Explorers Club)     

 

      成立于1904年,其全球总部设在美国纽约,被誉为全球最令人敬畏的探险专业组织,更是一个涉及科技、环保、航天、海洋、地质等多学科领域的国际组织。

      俱乐部的会员创造了多个人类首次记录,包括:第一次登陆南、北极;第一次登顶珠峰;第一次探寻马里亚纳海沟;第一次登月;第一次火星任务等。俱乐部的历史、现任会员和荣誉会员都赫赫有名,如:首次登顶珠穆朗玛峰的希拉里和诺尔盖、1927年首次独自架机飞越大西洋的飞行员林德伯格、驾驶自制轻木筏从秘鲁抵达波利尼西亚的挪威探险家海尔达尔、在飞越太平洋期间失踪的著名飞行员埃尔哈特、完成人类首次阿波罗登月计划的宇航员奥尔德林和阿姆斯特朗、打破纪录的深海潜水员厄尔、发现15个新的动物物种的英国古人类学家李基,以及亚马逊集团董事会主席兼CEO杰夫·贝佐斯;Tesla 创始人埃隆·马斯克;世界著名导演詹姆斯·卡梅隆,还有中国探险协会的投资顾问、全球著名探险家和投资大师吉姆·罗杰斯等。


11岁登顶乞力马扎罗,理查德·维斯(Richard Wiese)由此开始了自己的探险生涯。后来,探访尤卡坦半岛丛林,并协助将卫星追踪项圈安置在美洲虎身上;前往坦桑尼亚伦盖火山,收集样品;带领生物考察团在乞力马扎罗山发现29个全新物种,并协助建造了气象站,为人类研究全球变暖提供了关键保障。多年来,他致力于推动最前沿的科技、学术研究以及未来探险领域的发展,挖掘人类的探索本能。


WechatIMG15.jpeg

WechatIMG16.jpeg


理查德·维斯(Richard Wiese)在采访中分享:“我本科学习的是地质学,但是我的兴趣却随着时间的流逝而改变了,渐渐开始对微生物和所谓的极值,也就是生命的极端形式感兴趣。我崇拜科学家,但更多的还是向往未知。比如基因可以让我们追溯人类的起源历史,而多种激光雷达的发明能够帮助我们进一步探索古生物学,在考古学上产生惊人的发现,或是在丛林中发现古老的文明。现在我们也有能力在太空中探索,从而发掘遥远的过去。对我而言,这是科学中最不可思议的一部分。因为这样的探索将会是永无止境的。”


WechatIMG17.jpeg


理查德·维斯(Richard Wiese)曾在“全球探险家大会”上明确提出:打破国界,以宇宙视角将地球看作一个整体,由科学家和探险家来共同研究、保护这个人类的共同家园。提倡探险产业由传统的经济创收,转变为对自然生态的反哺修复。中国探险协会主席韩勃作为亚洲的唯一代表受邀出席,并签署《里斯本宣言》。


WechatIMG19.jpeg


“我尊敬那些勇于探险,探索,并且为推动科学发展做出贡献的人。但我的初心依然没有改变,探索科学的同时也要热爱探险。”理查德·维斯(Richard Wiese)说。他希望人们能去接触自然,以不同角度看待世界。你可以随便挑一个舒适的夜晚,抬头看看月亮,去思考,去研究它。诸如此类的事情能够拓宽人们的知识面,让他们变得更加风趣渊博。


WechatIMG20.jpeg


此次到访中国,就探险领域的发展和产业化跟中国探险协会主席韩勃进行了深入友好的沟通。中国探险协会主席韩勃、副主席兼秘书长刘峰在京城俱乐部热情接待理查德·威斯先生,并陪同游览紫禁城、长城。此行既是理查德·维斯(Richard Wiese)首次访问中国内陆,也是这家具有一百多年历史的全球知名国际组织探险家俱乐部负责人首次受邀访问中国。


他在中国的科技发展和环境保护方面都看到了巨大的发展潜能,但他没有直接把它们看作商业市场而是以更高深的眼光去对待这场机遇。因为理查德·维斯(Richard Wiese)认为探索的方式应该是多姿多彩的,而不应该以商业利益作为唯一的驱动力,环境保护才是我们的出发点和立足点。


WechatIMG24.jpeg


而就个人的愿望来讲,理查德·维斯(Richard Wiese)则想向更多的人宣传普及户外相关的知识以及各国文化。能在野外亲眼看到那些美丽动物的人越多,由此开始参与保护动物的人也会随之增加。“现在地球面临着环境危机,所有人都应该行动起来,寻求解决方案,而不是一味推脱这是中国、美国或者是欧洲自己的问题,我们真的应该共同解决环境危机。”理查德·维斯(Richard Wiese)说。

上一篇 下一篇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