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人》刘雨田:历史选择了我,我选择苦难


世界第一位徒步走完万里长城的人

荣获第二届“中国当代徐霞客”

三十五年间

徒步丝绸之路、黄土高原和新疆罗布泊

攀登格拉丹东和昆仑雪山

考察神农架野人、喜马拉雅雪人


本期《牛人》——刘雨田

多次穿越塔克拉玛干沙漠

至今完成八十多个探险项目考察

被称为"二十世纪世界罕见的旅行家、探险家"


点击下方视频,查看完整节目


本期嘉宾:刘雨田。1984年5月,他毅然舍弃一切,开始徒步万里长城。经过一年多的艰苦跋涉完成壮举,成为世界上第一位徒步万里长城的人。之后,他又徒步丝绸之路、黄土高原、新疆罗布泊、攀登格拉丹冬和昆仑雪山、考察神农架野人、数次穿越死亡之海塔克拉玛干等中国五大沙漠。人称“中国第一位职业探险家”。

1:刘老师徒步万里长城以前,有过相关的徒步经历吗?

2:有,我为了准备走长城,准备6、7年,原来冬天夏天都穿短袖,裤衩,玻璃渣子上面都是走,冰冻上面都是走,都是打赤脚。一年四季都是睡在阳台上,不进屋的,他们把阳台上面泼上水,我照样躺下睡觉。

1:出发之前想过完成吗?

2:那个时候肯定是的,说来话长了。那个年月不敢告诉任何人,虽然我做了决定,我也必须秘密行动,不敢告诉任何人,要告诉了以后,我就没有办法在铁路这个机关工作了,我走完了所以,第一次尽管这样,尽管那样,我连脚踩钉子都没有问题,但是没练脚后跟。结果这一磨了以后又给出血了。当天晚上还掉进了九泉之间那个坑里面,一下子第二天就发炎了。

1:那怎么办呢?还坚持走。

2:我还是坚持走但是,第二天走了巴丹吉林沙漠以后,就是崴了,就没有办法第一次秘密行动失败了。

1:怎么崴的?

2:我为了走长城,思考来,思考去,加上各种心理负担很重。

1:回去了以后,家人什么态度?

2:不知道,我不告诉任何人。

1:您这徒步万里长城,一年8个月时间?途中最难的是什么呢?

2:最难是心境,难以克服自己的一种心理障碍。我觉得长城只有一个,历史只有一次,就应该是中国人,也算一种使命感。人家美国人法国人走了,我再去没有什么意思了。

1:整个行程完成的时候当时什么心情?

2:还是一个悲伤的故事,我原来设计,走完长城,如果大家还不理解,第一件事情就是跳进大海。当时那个年代我也是想不通,我为了国家,我为了那个,我自己出生入死,最后弄一个(不被理解),也是有一点想不通。所以,我第二天就跳进大海,第三天又跳进大海,第四天遇到了一个哥们,他看到过我的报道,你怎么这样,不可以怎么怎么的。我那个时候在那个海里面是举一个红旗,然后,一下子就完了。结果他们把我救上了岸上。

1:你的目的是什么呢?

2:探险上填写一项空白,探险本身都是有一种探索,这个也是比较的诱人的,我能够看看一个不可能认识的世界,在这个过程中,无形地就成为了什么呢?虽然可能成为生命当中不可能承受之重,但是总是会有,用我的话说,探险不仅是在于经历,更重要就是在于一种体验、感悟。

1:您说的体验和感悟这些年来,探险对您有一些改变吗?

2:对,包括观念上的改变,现在我们有什么说什么,不一定对,我觉得我该走的路,完成几十个探险项目,都是单人徒步一个人面对的事件,不是九死一生的问题。但是,这个不重要,重要的就是我自己、我觉得我看一下自己过去是判若两人。

1:你觉得在这个其中是一种享受状态吗?开心吗?还是其他的情感?   

2:工作,这个是工作,我们那个年代人也是很单纯,也没有这个那个东西的。

1:把探险称之为自己的职业?

2:我自己的工作。

1:是你想做的吗?

2:这个很幸运。因为我出发的时候,还不知道什么叫做探险,在那个年代哪知道?那个时候哪有探险,报纸、媒体,各方面都是没有的。还是我到宁夏,给大学做报告的时候,后来有一个教授给了我一些资料,孩子,你这个是探险。他还给我一本资料,然后,就是说一个外国人他一生定了100个探险项目,当然,他是旅游项目,已经实现90多了,现在已经90多岁了,还在为了他最后那几个梦想去做。这种执着精神让我感动,所以,走长城的时候是被动的,是外国人走长城才走所以,我到榆林了以后,改为南下,走丝绸之路,我觉得这个就是我的选择,至于你们所说的主体意识失落,现在我觉得不是别人做了我要做,而是我自己主动地选择。

1:您在选择探险线路上是怎么选择的呢?

2:第一个自我选择,就是穿越黄土高原,穿越黄土资源的目的,一个是延安革命圣地,一个是轩辕庙,就是我们老祖先的圣地,我通过这两个圣地,我先问问前辈,我这样选择是对不对?

1:有一次穿越塔克拉玛干沙漠的时候还是带着儿子去的,是吗?

2:那个是第5次穿越塔卡拉玛干沙漠了,就是要探险,然后,我就是独立穿越了。骑了一个小毛驴,跟我走一走,他可高兴了。离开没有路的地方就是不走了,可难管了,没法管呐。其中有三个还是比较听话,或者是比较残兵弱将,跑不动,远远的有一个,当时是因为小孩儿也是不懂这个野外的。然后,实在太累了,看一下那个毛驴耳朵都是可以看到,我说你替我把它牵回来。但是他们不懂,就把那个看成黄羊蹄印子,跟着黄羊蹄印子走了,一走就是迷了方向。当时就是10几岁。我心里面也是觉得我也无奈,对不对?我也是不该带他们。但是,我有一个概念,你爬出来是英雄,你爬不出来是狗熊,只可以这样了,这个就是命。话是那么说,其实也真的,你说第一次跟着我出去,就是出现这个东西这个怎么弄了?当然,我也是在高高的沙岭上找了梭梭红柳,干柴。天快黑的时候点起来,他看到这个篝火了,才捡了一条命。

1:刚刚也是提到了塔克拉玛干沙漠,已经是第5次了,您为什么是一次一次地去穿越呢?

2:因为我要走丝绸之路,塔卡拉玛干沙漠是必经之路,我要这样去串联起来,我已经到达了红旗拉普,穿越了丛林,昆仑山,但是这一条路没有走,我也是想把它完成一个心愿。

1:这么多年探险带给你是什么呢?

2:带给我是一个苦难。这又是一个无法回答的命题,悲喜交集。就像孩子们今天你们能够坐到这里,我们聊聊天儿,但是要换在30年前,你可能是这样吗?你说我们国家变化多大?这个就是时代各方面,包括现在户外已经成为运动了,千家万户,大家都认可了,但是在当年在30年代,我们青藏高原、新疆都是探险的处女地。

1:35年来一直在路上,也是中国历史上第一位职业探险家,是如何理解探险的呢?

2:这是别人封的,我用一句李敖的话:历史选择了我,我选择了苦难。不要忌讳,每一个人都要创造自己的历史,每一个人都是无可替代的历史,历史是每一个人创造,你不创造,他不创造,什么叫做历史呢?有什么意思呢?我在北大讲课的时候,就是0+0无穷的界限还是零,1+1虽然小,就是无穷大。

1:下一个行程什么时候?

2:我思考5分钟,说走就走。背一个背包,谁也不告诉,我不就颠儿了吗。

▲上下滑动查看完整采访内容


长城徒步——时代的使命


1984年5月13日,刘雨田从嘉峪关迈出了徒步万里长城的第一步,历经千沟万壑,崇山峻岭,险象丛生,于1986年4月5日,终于完成了徒步万里长城的完整里程。


改革开放之后,随着国门打开,世界各国看到中国丰富的自然资源,纷纷将首登、首漂的计划对准了中国地区。正是这些国外探险家对中国探险资源的觊觎,让拥有安稳工作刘雨田,打破了现有的生活。


我觉得长城只有一个,历史只有一次,就是应该是中国人,也是算一种使命感。如果美国人法国人走了,我再去没有什么意思了。

当时已过不惑之年的刘雨田想,长城是中国的,考察长城应是中国人走在前面。可是,尽管有了这种想法,刘雨田还是有些放不下铁路机关的稳定工作。与此同时,刘雨田的家人也极力反对。他们反复劝刘雨田,丢了这份稳定的工作,以后靠什么养家糊口。


刘雨田也犹豫了,这一犹豫就是两年。这两年间,伴随着改革开放进程的推进,人们的观念也日益变化。1984年5月,42岁的他辞去工作,背上行囊开始了徒步万里长城之旅。从此以后,刘雨田的脚步就从未停止,开始了他一生的征途。


塔克拉玛干的死里逃生


徒步长城的壮举迎来了举国高歌,但在时代洪流中,当时的探险盛景也仅仅维持了1年而已,转瞬跌回冰点。然而此时的刘雨田已经爱上自然中的自我,他把目光投向更广阔的沙漠——塔克拉玛干。


这个被称为死亡地带的沙漠,对刘雨田来说,是完全站在个人的立场上,做出的真正意义上属于他自己的选择,选择探险,选择走向世界。


1987年10月开始,刘雨田数次徒步穿越“死亡之海”塔克拉玛干,也数次陷入生死边缘。


第一次穿越,刘雨田就险些丧命。他在茫茫沙漠中,失踪了。新疆维吾尔自治区领导调动军用小飞机来回地在沙漠上空寻找,找了三天,仍然是了无踪迹。几天几夜,没有刘雨田的消息,许多人猜测刘雨田可能已经被塔克拉玛干沙漠的风沙吞没,葬身沙海。


然而,几天后,突然从和田那边传来了刘雨田的消息,他还活着!昏厥在沙漠后的他被当地的一个牧人救了出来。后来,他向我们描述了濒临绝境时的场景:“死亡之海”的地表温度高达88℃,他自备的水喝干了,只能喝自己的尿解渴;干粮吃光了,捕食苍蝇、蚊子、蜘蛛、甲壳虫、蚂蚁和四脚蛇;最后,晕倒在沙漠上,不省人事……

但是,一次的失败并不能困住他的心,第二次沿第一次的失败路线再次北进,直抵新疆沙雅、库车,人类首次穿越“死亡之海”获得成功。第三次从新疆和田出发,再次穿越这片“死亡之海”。截至目前,刘雨田已经六次穿越塔克拉玛干。


人要创造自己的历史


世界以痛吻我,我报之以歌。在刘雨田的探险路上,从来不乏争议与不解。上世纪80年代,一个全员按部就班的时代,从没有像他这样无所顾忌。他遭受众人的非议,有人说他是“傻子”、“神经病”。被离婚、被单位除名,他开始感到困惑,内心两种对错的声音在交战,甚至怀疑自己真的疯了吗。


我原来设计,走完长城,如果大家还不理解,第一件事情就是跳进大海。当时那个年代我也是想不通,我为了国家,我自己出生入死,也是有一点想不通。

在很多采访和资料中,刘雨田多次谈到“苦难”一词,纵观他所有的探险历程,无一不在践行这两个字。没有卫星定位、没有专业户外装备,物资不齐,让他饱受身体上的困苦。除了路程上的艰辛,内心更是备受煎熬。极度的孤独与不被理解,化成更加渴望自由的心,裹挟着时代的非议不解,他毅然选择继续上路。


历史选择了我,我选择了苦难,不要忌讳,每一个人都要创造自己的历史,每一个人都是无可替代的历史,历史是每一个人创造,你不创造,他不创造,什么叫做历史呢?

几十年的探险生涯里,刘雨田完成了近百个探险项目,共拍摄了1万多张黑白、彩色照片,写下了500多万字的探险日记。贺兰山下的壁画、罗布泊近乎消失的野马、塔克拉玛干下的水源和青藏高原的红雪莲,都是他探险生涯中的财富。


正如汪国真曾经说过:我不去想是否能够成功,既然选择了远方,便只顾风雨兼程。


上一篇 下一篇

热门文章